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淘宝世界杯彩票,2019世界杯淘宝彩票 > 火棘球 >

一颗扎根深山的“火棘树” ——记丰都县公安局武平镇派出所所长

归档日期:10-13       文本归类:火棘球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20年来,辖区数以千计的矛盾纠纷,甚至长达十几年的积怨都被陈旬堂一句句法理中带着温情的话语一一化解

  “许多群众办事都是点名要找“陈老师”解决问题,他那办公室总是人来人往。”每次见到这样的情景,所里的其他民警总是艳羡不已,憧憬着他日自己也能得到群众如此的信任。

  1976出生于重庆市丰都县董家镇的陈旬堂已是不惑之年,一米七的身高,保持着中年人少有的“模特身材”,平和的面容上时而透露着威严,现任丰都县公安局武平镇派出所所长。1997年,陈旬堂考调到丰都县公安局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得知自己被分配到了武平镇派出所上班。

  派出所的工作纷繁复杂,但偶尔也有大案发生,陈旬堂记忆最深刻的是2014年的一起跨国拐卖人口案。

  二十年的岁月,夫妻两的感情早已像极了雪玉山上洁白的雪花,落到地上变成水,然后结成了冰,就再也分不开了。自从得知了陈旬堂每年春节执勤时困了睡值班室、饿了吃方便面的“光辉事迹”后,杨金花心疼万分,毅然“抛下”一家老小,每年春节都从县城里赶到深山中照顾陈旬堂和所里的小兄弟们。

  中越边境形势复杂,身处异国他乡,想要在茫茫人海对仅知道几个名字的犯罪嫌疑人实施抓捕,难度可想而知。“正当我们大家都在打退堂鼓,想将案子上报请求移交的时候,陈大哥严厉的批评了我们,说不信派出所的民警办不了大案,当即决定从当时只有6个正式民警的所里抽了2人出来,前后三下云南,开展案侦工作。”民警詹亚平回忆道。

  每年的春节是派出所最繁忙的时候,由于外出务工的人们陆续返家,平日冷清的小镇上变得人声鼎沸,大大小小的车辆排成了长龙,尖利的喇叭声此起彼伏,小镇上的交通变得拥堵不堪。

  武平镇是不折不扣的贫困山区,其中不乏困难群众。看到处境困难的乡亲,陈旬堂都会尽力给于援手。

  好奇的他后来了解到,这个村民叫黄志雄,年近七旬,双腿残疾、举目无亲,但靠着艰苦的自学,练就了一笔别具特色的毛笔字,经常给乡邻写些请帖、春联,是村里为数不多的“读书先生”。带着对老人的敬佩和困难处境的同情,此后的10多年里,陈旬堂多次自掏腰包,买来一些大米、食用油、棉被之类的生活用品,给老人带去些许温暖。而年年春节,派出所总会收到一副写满感激之情的春联。

  武平镇地处武陵山系七跃山脉,海拔680—1980米,是丰都县海拔最高的地方,幅员面积153平方公里,属于典型的贫困山区乡镇,地广人稀、苦寒无比,广阔的原始山林一眼望不到尽头,冬季更是一片冰雪世界。

  虽然不是本地人,但陈旬堂生命中一半的岁月都在辖区里度过,比在老家董家镇生活的日子还要长,所以武平镇也成了他的故乡,辖区里的群众早已和他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

  都知道山区里的条件艰苦,所以只见嫁出去的闺女,没有接进来的媳妇,辖区里的几个“老光棍”不知怎的竟然联系到了云南的一些人贩子,高价从越南买了些“越南媳妇”回来。得知这一消息,他立刻带着民警赶到收买被拐卖妇女家中,在被拐妇女用着半生不熟的中文磕磕巴巴的讲述中,陈旬堂顺藤摸瓜,牵出了一个活跃在中越边境的跨国贩卖妇女团伙。

  漫漫岁月二十载,一载光阴一载情!关于陈旬堂这20年里带头抗洪救灾、扑灭山火之类的“警察故事”,就像这片巍峨大山的传说,还有很多很多,可以讲很长很长……

  时间回溯到十年前的一个冬日,一阵急促的报警电话响起,也许又是哪位乡亲有难了,陈旬堂赶紧叫上一个兄弟,火速往报案人家里赶,结果是一位粗心乡亲的羊自己跑丢了,群众事无小事,大家在雪地、丛林里找了半天,终于发现了跑丢的羊儿,陈旬堂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几年的时间,踏实肯干的陈旬堂就从一名普通民警被提拔为副所长,再到教导员,成了所里的主心骨,年轻民警心中的“老大哥”,中途组织考虑到他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便决定把他调到局机关委以重任。

  “出发那天正巧是陈大哥生日,但为了确保嫌疑人和我们自身的安全,陈大哥当天就扒拉了几口盒饭,其余时间一直在高度戒备,连车里的嫌犯都砸吧着嘴巴劝陈大哥不要那么辛苦呢。”詹亚平笑着讲道。

  “农村派出所辖区都很大,但我们派出所管理的辖区是整个丰都县最大的,除了武平镇,派出所管辖的范围还包括太平乡,广阔的山野用几天的时间也走不遍,大雪封山的时候车子哪里也去不了。”尽管路途难行,但陈旬堂说,只要报警电话响起,再大的风雪,也得去出警。辖区里的28个行政村,116个农业合作社,他用了20年的时间一一去丈量。

  董家镇和武平镇,是丰都县的极南和极北,中间有长江阻隔,南北横跨200余里路。此后的20年里,陈旬堂回老家的次数屈指可数。

  最后,5名越南妇女得到解救,4名犯罪分子中的3名被判处10年以上重刑。在中越友谊大桥上代表中国警方将被拐卖的妇女交予越南警方的一刻,陈旬堂和另外两名民警的激动心情难以言表,作为中国警察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得知这个消息最高兴的莫过于常年与他聚少离多的父母和妻子,但留恋山里草长莺飞的四季、淳朴热情的相亲和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们的他,只在刑警队待了一年多,便不顾家人的反对和领导的一再挽留,回到了他深耕过的土地上。

  通过长达4个月没日没夜的蹲守,陈旬堂带领着大家在中越边境的一条小道上将自以为隐蔽得天衣无缝的嫌犯当场抓获,押解着嫌疑人从云南赶回重庆。

  “作为陈旬堂的妻子,我感到非常自豪,他是人民的好警察,如果要我来给他打个分,我就给他打100分,要是能打150分,我就给他打200分!”杨金花动情的说。

  多年来,凭借在基层派出所的优异表现,陈旬堂不乏脱离艰苦环境、调往县城工作的机会,但他却主动要求留在山区派出所工作。从穿上警服起,20年的青春岁月,他像一颗顽强的“火棘树”,扎根在这片广阔的武陵山脉腹地上,打击违法犯罪,维护辖区安宁,深受人民群众好评。

  “治安案件、刑事案件比较少,反而是邻里纠纷、家庭矛盾类的事情比较多。陈旬堂说。

  “陈大哥在辖区里人缘特别好,大家每次在外工作到饭点,总是有莫名的群众叫我们去家里吃饭,他总是说“要得,下次一定来”但这个“下次一定来”一次都没有兑现过。”面对乡邻们的各种热情邀约,不少年轻民警很是意动,但陈旬堂私下对民警约法三章,绝不拿群众的一针一线。

  在辖区里奔波忙碌了一天,回到派出所已是傍晚时分,错落的农家院落里飘来的腊肉香气让人垂涎欲滴,然而所里的炊事员早已回家过年,陈旬堂的妻子杨金花便来到派出所给大家当起了临时炊事员。

  回来的路上,他在难得的闲暇时间里朝车窗外望了一眼,一位顶着风雪在自家简陋的窗台上练字的老人进入了陈旬堂的视野。

  “有段时间我是特别不理解他这份工作的,有一次孩子在家里发高烧,我一个人抱着孩子去医院挂号、住院,觉得这个丈夫若有若无。”寒冬里,医院收治的感冒儿童特别多,看着别人的丈夫抱着孩子跑上跑下忙碌的身影,杨金花第一次为了陈旬堂委屈得掉泪,也只有陈旬堂忙里偷闲、时不时从电话那头传来的关切话语,才能让她将孩子照顾好、家庭照顾好的信念坚持下去。

  为了疏导交通,陈旬堂总是大清早就带着所里的民警在镇上巡逻,飞扬的灰尘拌着滴滴答答的喇叭声音,吸了一天尾气下来,陈旬堂和所里的兄弟们一个个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本文链接:http://adcloudsoft.com/huojiqiu/100/